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沛理的博客

香港,你還剩下多少?

 
 
 

日志

 
 
关于我

《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著有評論集《影像的邏輯與思維——從張國榮的生與死到張藝謀的真與假》、《香港,你還剩下多少——香港例外主義之死》(次文化堂出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09-09-14 12:1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尔德的喜剧《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Lady Windermere's Fan),有这么一句台词:「一生中我恨不得忘掉的那一刻,为什么现在会记起来?」(Why do I remember now the moment of my life I most wish to forget?)

这也许就是香港艺人刘德华早前从北京返港,在机场被问及当年曾否与台湾女星喻可欣签下婚书时的心情。刘德华近二十年来红遍两岸三地,堪称大陆、台湾和香港「人气」最盛、「粉丝」(fans)最多的超级偶像。可是一直坚称自己单身的他在被传媒揭发与多年女友朱丽倩已注册结婚后,形象马上急转直下,一时间被骂「诚信破产」、「大话天王」与「千年道行一朝丧」之声不绝于耳。

在一个从推销感冒药到宣传反吸毒,从鼓励市民投票到诱导他们消费,无时无刻都要借助明星的魅力、号召力和动员能力的偶像世纪,刘德华事件向我们展示了偶像与粉丝,一如主人与仆人一样,那种互相倚赖、互相需要而又互相牵制的复杂关系。事件也提醒我们,今日的媒体不仅善于制造偶像,也同样善于发现偶像的「泥土脚」(clay feet);而一个「堕落的偶像」( fallen idol)对社会的功能和警世意义,可能更大于一个循规蹈矩的偶像。

偶像之所以被称为偶像,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对于死心塌地的粉丝来说,他们的「追星」是一种近乎神圣的行为。的确,只要细心观察,从粉丝近距离接触偶像时所表现的「狂喜」(ecstasy)与偶像离他们而去时所表现的「极痛」(agony)可见,崇拜偶像给予他们的,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宗教体验 (religious experience)。在一个早已被理性和科学支配而变得世俗化(secularized)和去魅(disenchanted)的年代,这种入迷状态使粉丝重新发现生命的神秘和浪漫。在这个意义上,现代人对流行文化偶像的崇拜是一种向社会过度理性化所作的反击(backlash),偶像崇拜也许浅薄,但在一定程度上却令很多人的日常生活再显魅力,这不就是美国精神治疗学家摩亚(Thomas Moore)所说的「re-enchantment of everyday life」吗?

偶像的一言一行足以操纵粉丝的喜怒哀乐,表面上处于绝对的强势;但若从权势动力学(power dynamics)的角度看,真正操生杀大权的其实是表面上处于弱势和被动的粉丝。偶像之所以成为偶像,在于被视为与众不同、甚至独一无二,故此所有偶像的冒起,必是靠一批忠心、义无反顾的粉丝去「看出差异,然后转告别人」(see the difference and tell the others)。换言之,只要粉丝一停止看(stop looking),偶像就马上会归于平凡。这跟印度教中所谓「达生」(darshan)的概念如出一辙:「达生」的意思是正在看,印度教相信当越多人注视一个神,祂的力量就会越大,也越容易被人看到。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Friedrich Hegel)在其影响深远的《精神现象学》也指出,主人与仆人的关系往往并非一面倒的支配而是互相倚赖和互相钳制,并且会在某些情况下出现颠倒和倒置的情况。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大概也可作如是观。

当然,偶像和粉丝构成的并不是简单的二元关系,他们之间还夹住无处不在的传媒。传媒需要偶像,因为它深知崇拜英雄(hero worship)是人的天性——死亡学家贝克(Ernest Becker)认为,我们对从囚禁凡夫俗子的困境里神奇越狱的英雄偶像无限向往,因为我们在潜意识里拒绝面对死亡。然而传媒在每天大量生产偶像的同时也要打倒偶像,用捕捉野兽的方式去揭穿他们的虚伪、堕落、贪婪和软弱。惟有如此,传媒才可以证明它才是普罗大众最忠实、最可靠的盟友。对读者和观众来说,一个从高处跌下的偶像不只有娱乐性和可观性,更有巨大的教育意义,因为在堕落的过程中那个偶像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足资教训的实例(object lesson),甚至警世寓言(cautionary tale)。至于堕落的偶像本人,在深切体会到传媒这把双刃剑(double-edged sword)的威力的一刻,也许只能叹一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本文发表于2009年第37期《亚洲周刊》,点此进入《亚洲周刊》博客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14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