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沛理的博客

香港,你還剩下多少?

 
 
 

日志

 
 
关于我

《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著有評論集《影像的邏輯與思維——從張國榮的生與死到張藝謀的真與假》、《香港,你還剩下多少——香港例外主義之死》(次文化堂出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共同体的困扰  

2009-08-21 22:4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久以来,大陆与香港电影的大不同固然突显了两地的文化差异,但细心察看不难发现两者共享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生命共同体」文化经验。九七之后,大陆片与港产片在主题开展、资金运用、人才搭配及发行网络多方面,出现了更多,也更耐人寻味的相互学习、合作、竞争、挪用和指涉。最近上映的大陆电影《非诚勿扰》和港产片《叶问》便呈现出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像链子上的环一样扣在一起的密切关系。 

表面上,《非诚勿扰》只是另一出日剧《第一零一次求婚》式的丑男配美女喜剧。有趣的是,导演冯小刚将丑男葛优设计成一个一夜暴富,却仍然怀有一颗赤子之心的「征婚者」,又找来在台湾出生但早已被定性为港星的舒淇演美女,使《非诚勿扰》成为一个影射大陆与香港关系的暗喻。 

冯小刚可能是云云大陆导演之中品味最西方化的一个:《天下无贼》的片头拍雌雄大盗刘德华与刘若英在旅途上的颠簸和浪漫,衬以充满异国情调的法国音乐,大概是大陆导演对西方「公路电影」(road movie)一次最深情的致敬。当张艺谋还在改编曹禺的《雷雨》的时候,冯小刚已经将莎士比亚的《王子复仇记》改头换面,拍成被人讥为不中不西的《夜宴》。据云《非诚勿扰》乃改编自当年刘若英主演的台湾片《征婚启事》,但冯小刚的灵感显然亦来自英国小说的祖师奶奶珍?奥斯汀(Jane Austen)的名著《傲慢与偏见》(Pride and Prejudice)。小说脍炙人口的开首句——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此乃举世公认的真理——是整部电影的前提和情节发展的立足点。 

舒淇饰演的梁笑笑时尚、漂亮,正如葛优的角色秦奋所说,她不仅是情人眼中的西施,连在仇人的眼中也是西施。可是这个美女跟东方之珠香港一样,也是一个严格而言不事生产的「服务提供者」(service provider)——梁笑笑是空中服务员,而香港则是金融中心。更重要的是,跟曾经认贼作父、对英国的殖民统治甘之如饴的香港人一样,梁笑笑也在道德上失了足——她没有好好控制自己的情欲,恋上了方中信饰演的有妇之夫。 

较之梁笑笑,秦奋不仅是一个在经济体系内更有用的人(他是个发明家,虽然他的发明很可笑),更是一个道德上的上等人。不错,他的确对梁笑笑承认过他累死了一个命苦的女人,但那似一个在清醒的时候杜撰的谎言,多于一个在酒后所吐的真言。这所以他后来在北海道的教堂向神父忏悔,内容尽是鸡毛蒜皮、无关痛痒的陈年旧事。如果在道德上,梁笑笑犯的是令人蒙羞的大罪,那秦奋所犯的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过失而已。 

这种道德上的优越感,以及经济实力的悬殊感,正是九七后大陆变成香港的「宗主国」和「恩主公」之后,越来越多大陆人对香港人的观感。然而在优越感背后隐藏着自卑感:一个年过五十的丑男,即使有一颗善良、纯洁的心,以及一身的才华和丰衣足食,也配不上顶级美女;这是冯小刚挥之不去的自卑情结。故此情深一往的葛优虽然贵为主角,最后得到的,也只是一个轮椅上的舒淇、一个绝色佳人的次货。 

《非诚勿扰》在一套典型的大陆贺岁片中加插「香港元素」,港产片《叶问》却尝试把一套典型的香港功夫片拍成「国族寓言」。这反映了回归逾十年,香港的电影人仍然在摸索和犹豫,为重新塑造香港的文化身份而苦恼。香港的电影究竟应该继续「轻」下去,还是已经到了必须增加「重量」的时候?如果对香港人来说,中国的历史已经无法逃避,如何可以将历史转化为一种激活香港电影的灵感和刺激?在这个改造和重新确立香港主体性的过程中,本地电影工作者正扮演着一个先行者的角色。不知是基于血浓于水的民族感情,还是利字当头的商业计算,不少香港导演从九七开始就刻意在作品之中加入恢宏叙事的元素,借以确认和彰显香港已回归中国的政治和文化身份。在这方面,叶伟信的《叶问》是近期的一个显例。 

《叶问》讲的虽然不是正史,却有明确的历史背景和浓厚的历史气氛;并试图将英雄主义置于一个「历史化了」的幻想空间,把甄子丹饰演的咏春宗师叶问提升到民族英雄的高度。 《叶问》对历史的描述,除了经过功夫想像的过滤和加工之外,还注入了一种香港人特别感同身受的卧底情结——林家栋饰演的两面不是人的汉奸,根本就是港产警匪片常见的卧底角色的变奏。


(本文发表于2009年第2期《亚洲周刊》,点此进入《亚洲周刊》博客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