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沛理的博客

香港,你還剩下多少?

 
 
 

日志

 
 
关于我

《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著有評論集《影像的邏輯與思維——從張國榮的生與死到張藝謀的真與假》、《香港,你還剩下多少——香港例外主義之死》(次文化堂出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扮演上帝的快感  

2009-11-05 17:0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扮演上帝的快感

林沛理


诺贝尔奖建立的上帝般的威信,也许是英雄主义、浪漫主义在这个理性时代最后的桥头堡。


十八世纪英国诗人库朴(William Cowper)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圣诗,其中两句是:「神的道路奥秘难测」(God moves in mysterious ways)和「神乃自己的诠释者」( God is His own interpreter)。

今年诺贝尔奖的各项得主自上星期陆续公布以来,我一次又一次想到库朴这首题为《光明划破黑暗》(Light Shining Out of Darkness)的生活圣诗。评审委员将文学奖颁予德国女作家赫塔·米勒( Herta Mueller),而不是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奥茨(Joyce Carol Oates)或者村上春树;又将和平奖颁予上任只有九个月、壮志未酬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当然可以理解为一种露骨的政治表态:为用诗歌、散文和小说揭露共党极权黑暗面的米勒封后,是要纪念遗臭万年的柏林围墙倒下二十周年;将诺贝尔奖的最高荣誉送赠奥巴马,是要以最公开的方式给他的前任乔治布殊(George Bush)打一记响亮的耳光——关于这一点,选出和平奖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在颁奖声明中说得一点也不含糊。它指奥巴马当选总统后创造了「国际政治新气候」,使「多边外交重返核心位置」、「联合国和国际机构再次担当重要角色」和「对话和谈判成为解决国际冲突的主要途径」 。

可是,除了道德优越感之外,评审委员在作出这些令人诧异,甚至震惊的决定之时,也极可能从中得到一种「扮演上帝」(playing God)的快感和无可比拟的心理满足。上帝的旨意深不可测,上帝的作为往往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理解。英国诗人弥尔顿(John Milton)花六年时间、在双目完全失明的状况下写成的不朽史诗《失乐园》(Paradise Lost),目的正是要「向世人昭示天理的公道」(justify the ways of God to men)。从这个角度来看,诺贝尔奖评审委员多年以来所做的决定,关于谁人应该得奖和何时应该得奖,其随心所欲(arbitrary)和不可预估(unpredictable)的程度,只可以用「像上帝一样」(godly)这说法来形容。

这一点,当然跟诺贝尔奖自一九零一年开始颁发以来,逐渐建立起来的「上帝般」令人敬畏和仰望的权威(godlike authority)大有关系。诺贝尔奖颁发给得奖人的奖金全球最高(一千万瑞典克朗,约一百四十万美金),但还不够在香港买一层名不副实的所谓「豪宅」。诺贝尔奖的「江湖地位」不是建立于它给予的金钱鼓励,而是它的历史和那张堪称历史伟人和名人录的历年获奖者名单。

谁不想置身于这些缔造和改写历史的近代伟人的行列之中?尼采说过,没有名号的东西没有人注意(it takes a name to make something visible)。在这个名人泛滥的社会,也许只有得过诺贝尔奖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名人(it takes a Nobel Prize to make somebody really famous)。

名利名利,名在利前。世人为求名所做的诸般荒唐事,并不较为逐利所做的千种糊涂事少。

一九七三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将和平奖颁给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以表扬他与北越总理黎德寿达成停战协议的成就。问题是基辛格根本是众所周知的战争贩子,他在获奖之前几年力主轰炸柬埔寨,令赤柬乘势崛起,最终导致超过一百万人死在赤柬领袖波尔布特之手;更何况有关的协议只是给美军一个撒出越南、弃盟友南越于不顾的堂皇借口而已。这一役滑铁卢本应败尽诺贝尔奖的公信力,更不要说它的评审委员多年来奇怪、近乎「与世隔绝」的文学品味。

可是世人对这个地球上最厉害、最有影响力的偶像制造商(idol maker),甚至「造王者」(king maker)仍然心悦诚服,以它的马首是瞻。这大概是因为,在这个日益制度化和理性化的年代,诺贝尔奖仍然固执地相信精英创造历史(a few men make history),个人的力量不仅并非有限,反而往往能够在关键时刻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使得诺贝尔奖成为当今世上个人主义、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最重要、也许还是最后的一座桥头堡。 

(本文发表于2009年第42期《亚洲周刊》,点此进入《亚洲周刊》博客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61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