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沛理的博客

香港,你還剩下多少?

 
 
 

日志

 
 
关于我

《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著有評論集《影像的邏輯與思維——從張國榮的生與死到張藝謀的真與假》、《香港,你還剩下多少——香港例外主義之死》(次文化堂出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做好这份工的焦虑  

2009-11-05 17:2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好这份工的焦虑

林沛理

曾荫权是个优秀的财政司,但委任他做特首,却完全证实了「彼得原理」的正确性。

林沛理,文化杂志《瞄》(Muse)主编,《信报》及《南方都市报》专栏作家。着有评论集《影像的逻辑与思维》、《香港,你还剩下多少》及《能说「不」的秘密》(次文化堂出版),最新的一本书是《破谬.思维》(天窗出版)。

十月十四日,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公布任内的第三份施政报告。在整个公布、推销和解说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事情,表面上微不足道,却大有可能是揭示其管治及领导风格本质的关键性时刻(defining moment)。

曾荫权在立法会席上发表施政报告,席间多名泛民主派议员在议事厅各自举起示威牌,串成「BOW TIE KEEP YOUR ELECTION PROMISE」的字样(煲呔,恪守你的竞选承诺)。曾荫权看在眼里,有点不屑地抛出一句:「文法似有错误,主词是单数,动词要加「s」」(大意)。

这当然是一个尴尬,甚至令人丢脸的错误。任何一个小学英文科老师都会告诉你,在「BOW TIE KEEP YOUR ELECTION PROMISE」这句句子里面,「KEEP」是一个所谓「祈使语气动词」(imperative),就像女孩子发脾气,叫男朋友「走开」(Go Away),或者母亲叫孩子「服药」(Take Your Medicine)一样,都只能使用动词本身的原形(base form)而不可以在其后加上「s」。其中一个举示威牌的议员余若薇向记者表示曾荫权一心想揶揄他们,结果却自暴其短。她一点也没有说错。

这是曾荫权再一次因失言而令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地自容。你不禁要问,为什么他总是要跟自己过不去(Why he keeps doing this to himself)。答案也许是,曾荫权作为一个政治领袖是典型的「瞥视者」(blinker),只看得见想看见的(he only sees what he wants to see)。于是,一句声色俱厉,甚至语带恐吓的「煲呔,(切记要)恪守你的竞选承诺」变成了一句无可辩驳的事实陈述(a statement of fact),即「煲呔恪守他的竞选承诺」(BOW TIE KEEPS HIS ELECTION PROMISE)。在这里,一厢情愿的思维(wishful thinking)彻底取代了逻辑思维(logical thinking)。如果这就是曾荫权管治思维的最大特色,那很多关于其执政的非逻辑(illogical)、反逻辑(anti-logical)和假逻辑(pseudo-logical)之处,便不难解释了。

当然,另一个单纯得多的解释是,曾荫权的英文就是不济到这个程度。这令人有点难以置信,但并非全无可能。早在曾荫权发表施政报告之前,他到一家中学接受学生的提问。对答以英语进行,从电视的新闻片段所见,坦白说,曾荫权的词锋并不比向他提问的十四五岁学生好多少。刹那间,我仿佛对曾荫权多了一份了解,甚至谅解。你不忍深责曾荫权,因为他根本不是做特首的材料(he's not meant for his job)。曾荫权是个称职,甚至优秀的财政司,但委任他做特首,却完全证实了层级组织学(Hierarchiology)中「彼得原理」(Peter's Principle)的正确性。

管理学家罗伦斯?彼得(Lawrence Peter)指出,一个组织内的员工在其岗位上表现出色,自然会被擢升到更高一级的职位;若继续胜任则将被进一步擢升,直至达到他无法胜任的职位。由此推论出来的彼得原理是:每一个职位往往最终都被一个不能胜任其工作的员工所占据(In a hierarchy, every employee tends to rise to his level of incompetence)。难怪曾荫权对「我要做好这份工」这句竞选口号不离不弃(在新一份施政报告中,他说过去一年香港人已齐心合力「做好这份工」),这的确是他的肺腑之言,也反映了他如何心力交瘁地要做好特首这个他始终无法胜任的职位,当中有一种悲剧和宿命的意味。

彼得原理终究只是一个假设而非铁律。很多伟大的领袖都是在执政之后才慢慢变得成熟,最后才大放光芒,即所谓「grow into their jobs」。事实上,曾荫权在施政报告中提出大幅降低中环码头用地的发展密度,为市民「开拓集消闲、休憩、文化于一地的临海公共空间」;以及将中环街市剔出勾地表,并交由市区重建局保育,确实反映了他要改写「中环价值」的决心。我们希望他真的能「做好这份工」,那将不只是他个人的胜利,也是所有香港人的福气。 

(本文发表于2009年第43期《亚洲周刊》,点此进入《亚洲周刊》博客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59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