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沛理的博客

香港,你還剩下多少?

 
 
 
 
 
 

香港历史剧的悲哀

2009-11-5 18:01:21 阅读7212 评论17 52009/11 Nov5

香港历史剧的悲哀

林沛理


香港历史剧硬将国仇家恨和男欢女爱混为一谈的幼稚心态,其实是一种自恋、自怜和自伤。


西谚有云:「未能从历史中汲取教训者,注定重蹈覆辙」(Those who can't learn from history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这也许正是在香港电视界呼风唤雨的无线电视,多年来始终无法驾驭历史剧的真正原因:它的文化霸权建立在对自己不断复制,以及由它界定的「娱乐价值」的不断再生产。它的所有剧集,几乎都是同一老调的变奏。旧调重弹、重蹈覆辙,本来就是它的成功之道。

严格而言,无线拍的不是历史剧,只是挪用(appropriate)历史以遂其粗鄙的娱乐目的。早前的《蔡锷与小凤仙》渲染的是所谓「战火背后的爱情传奇」,现正播放的台庆剧《宫心计》,写唐朝晚期的后宫争斗,与另一套写香港上流社

作者  | 2009-11-5 18:01:21 | 阅读(7212)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做好这份工的焦虑

2009-11-5 17:27:34 阅读6053 评论3 52009/11 Nov5

做好这份工的焦虑

林沛理

曾荫权是个优秀的财政司,但委任他做特首,却完全证实了「彼得原理」的正确性。

林沛理,文化杂志《瞄》(Muse)主编,《信报》及《南方都市报》专栏作家。着有评论集《影像的逻辑与思维》、《香港,你还剩下多少》及《能说「不」的秘密》(次文化堂出版),最新的一本书是《破谬.思维》(天窗出版)。

十月十四日,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公布任内的第三份施政报告。在整个公布、推销和解说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事情,表面上微不足道,却大有可能是揭示其管治及领导风格本质的关键性时刻(defining moment)。

曾荫权在立法会席上发表施政报告,席间

作者  | 2009-11-5 17:27:34 | 阅读(6053) |评论(3) | 阅读全文>>

扮演上帝的快感

2009-11-5 17:08:51 阅读5981 评论2 52009/11 Nov5

扮演上帝的快感

林沛理


诺贝尔奖建立的上帝般的威信,也许是英雄主义、浪漫主义在这个理性时代最后的桥头堡。


十八世纪英国诗人库朴(William Cowper)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圣诗,其中两句是:「神的道路奥秘难测」(God moves in mysterious ways)和「神乃自己的诠释者」( God is His own interpreter)。

今年诺贝尔奖的各项得主自上星期陆续公布以来,我一次又一次想到库朴这首题为《光明划破黑暗》(Light Shining Out of Darkness)的生活圣诗

作者  | 2009-11-5 17:08:51 | 阅读(598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09-9-14 12:11:22 阅读1621 评论2 142009/09 Sept14

王尔德的喜剧《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Lady Windermere's Fan),有这么一句台词:「一生中我恨不得忘掉的那一刻,为什么现在会记起来?」(Why do I remember now the moment of my life I most wish to forget?)

这也许就是香港艺人刘德华早前从北京返港,在机场被问及当年曾否与台湾女星喻可欣签下婚书时的心情。刘德华近二十年来红遍两岸三地,堪称大陆、台湾和香港「人气」最盛、「粉丝」(fans)最多的超级偶像。可是一直坚称自己单身的他在被传媒揭发

作者  | 2009-9-14 12:11:22 | 阅读(1621)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不期而遇的台湾经验

2009-8-21 23:34:12 阅读1024 评论0 212009/08 Aug21

早前到位于台中的亚洲大学作了一场有关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与评论写作(critical writing)的演讲,感受良多。此行除了结识了一个「同道中人」(kindred spirit)——负责大学「卓越教学计划」的张秋政教授——觉得吾道不孤之外;也对台湾以及自己的中国人身份多了一重认识与体会。 

这几年来在香港作演讲,大大小小加起来不会少过三十场,未尝有过怯场的经验。我是那类把自己当作宗教般相信的人,自信对我来说,不是「self-confidence」而是「self-belief」。可是这次来到台中,站在讲台上向二百多个亚洲大学的学生说话,却竟然有点紧张,甚至胆怯。原因不是我的准备不足——演词早在我到达台中之前一个星期已经写好——而是因为我这次要用我蹩脚的国语(普通话、华语),来读完一篇长一个小时的演词。 

作者  | 2009-8-21 23:34:12 | 阅读(10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香港特别行政区 中西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著有評論集《影像的邏輯與思維——從張國榮的生與死到張藝謀的真與假》、《香港,你還剩下多少——香港例外主義之死》(次文化堂出版)。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